记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福海县妇幼保健站站长江尔·热哈提  

 2011-07-27   来源:昆仑网   


(一)共产党员的楷模

江尔·热哈提,一位在福海县哈萨克族聚居的地区从医33年的医务工作者。在看似纤弱的躯体内,却有着一颗滚烫善良金子般的心。33年来,她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留下了一行行闪光的足迹。

 

把群众需要作为第一选择

 

1971年,江尔·热哈提高中毕业后分配到阿勒泰地区公安农场医院做护士工作。一天,邻居家的产妇肚子痛的厉害,听到痛苦的呻吟声,母亲慌忙过去照料,紧接着江尔·热哈提也赶了过去,母亲对她说:“她丈夫出差在外,只有我们来照料她了,你守着她不要离开,我去医院叫大夫。”

那年江尔·热哈提才18岁,面对着邻居痛苦难忍的样子却束手无策。20分钟后,当母亲带着医生赶来时,孩子已窒息死亡。目睹这一场景的江尔·热哈提难过得几天几夜都吃不好饭、睡不着觉。她忘不掉产妇那痛苦的目光和心酸的泪水。她不停地自责,如果自己会接生,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生命就这样离去吗?

入夜,她辗转反侧,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曾失去两个孩子,怀上她后,取名江尔·热哈提,汉语意为忘却,忘却过去的痛苦,开始新的生活。她是带着母亲对新生活的向往来到这个世界的,她要给母亲带来希望,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哈萨克妇女带来希望,给福海县各民族妇女带来希望。她下定决心,选择了助产师这个职业。

不懂汉语又不懂业务的她,从此横下一条心,不断地向身边的人学汉语,向有经验的同志请教。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的妇产科大夫张来英接生技术高,对病人态度热情,是她的入门老师,手把手教她接生技术,她从心底佩服张医生。见她如此刻苦地学习技术,张医生热情地鼓励她说:“好好学习,你一定能成功。”没想到第二天她的恩师就因高血压病突然去世了。她悲痛欲绝,恩师的教诲更加坚定了她当一名优秀助产师为各族姐妹解除病痛的决心。不会打针,就拿着针管在自己身上一遍一遍地练,胳膊扎肿了,腿也扎肿了,父亲心疼了:“女儿,你在父亲身上扎吧。”她感激地望着父亲点点头,在父亲身上练了起来。

她白天忙于学习医疗技术,晚上点着油灯看书学汉语。夏天农场的蚊子又大又多,“三个蚊子一盘菜”之说虽然夸张,但也足以说明当地蚊子的厉害。

看书的时候,蚊子咬得她脸上、身上、手上到处都是疙瘩,她也不在乎。连续的工作学习和熬夜,使她特别疲劳,有时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为了尽快掌握汉语和护理技术,她就在地上放一盆凉水,眼皮打架时,就把双脚伸进水盆里,驱赶睡意,接着再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当邻居第二胎分娩时,她亲手为邻居接生。看到可爱的小宝宝,看着邻居欢心的笑容,她高兴得心花怒放,飞也似地跑回家告诉父母亲:“我会接生了,会接生了。”

一年后,她不但能够用汉语顺利地与同事和病人交谈,而且还发表了《母婴同室预防院内感染的控制措施》等多篇论文,获得有关专家的一致好评,护理操作技能也大大提高,成了当地有名的“接生婆”,不论是哈萨克族还是汉族、回族的孕产妇都愿意找她接生。

 

党员就是不一样我也想入党

 

1977年深秋,为了抢收,公安农场的领导给医院分配了割麦子的任务,医院规定:除了上夜班的人第二天可以不参加劳动外,其余人员全部下地抢收小麦。

第二天一早,刚值完夜班的王医生走进了割麦队伍。江尔·热哈提走上前去关心地问道:“王医生,上夜班的人可以不来。”王医生平静地对她说:“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是党员,要起带头作用。”说完就投入到紧张的收割中。

听到这句话,江尔·热哈提心中涌起一股热流,萌生起一个念头:党员就是不一样,我要向党员学习。次日,江尔·热哈提来到王医生面前说:“党员就是不一样,我也想入党,行吗?”

江尔·热哈提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党员要起带头作用”这句话深深地印进了她的心里。

1978年江尔·热哈提调到了福海县人民医院助产室工作。当时医院缺助产师,整个产房只有她一个人撑着,一天24小时,她都必须在产房。即使这样累,她仍不忘记学习,一有空她就捧着一本《妇产科学》看,不认识的汉字,碰到谁就问谁,有时人家都烦了,可她还是一个劲地追着问,直到问明白为止。

19805月的一天,随着“江尔快来”的焦急呼喊声,江尔·热哈提从产房跑到了楼道里,眼前的一幕,让她吃惊:一位哈萨克族产妇还没来得及进产房,孩子就落地了,产妇大小便失禁,脸色苍白,瘫倒在地上;孩子口里堵满了脏物,呼吸困难,生命危在旦夕。看着这一场景,她顾不得多想,俯下身子口对口地将孩子口中的脏物吸出,接着又进行人工呼吸,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经过7分钟紧急抢救,“哇”地一声啼哭,孩子得救了。

“孩子活了,孩子活了!”她惊喜地大声叫了起来。

孩子的父亲和爷爷听到这一喜信,含着热泪紧紧拉着江尔·热哈提的手说:“让我们怎样感谢您啊?”

江尔·热哈提微笑着说:“你们快去看孩子吧,这是我的工作。”

 

把群众的满意当作第一标准

 

江尔·热哈提常说:“救死扶伤是医务人员的天职。”无论面对的病人地位高低,贫穷富有,她都一视同仁,她的眼里只有生命。只要群众满意,她付出多少辛劳也在所不辞。

1991925凌晨5时,急促的敲门声把熟睡中的江尔·热哈提惊醒,从急促的敲门声中,她已经预感到产房出现了紧急情况。她急忙穿衣下床打开屋门,果然,站在门外的哈萨克族青年沙恒别克告诉她,他爱人在县人民医院产房已生出一个孩子,没想到还有一个在肚子里,助产师让他来请江尔·热哈提速去产房抢救。为了争取时间挽救生命,江尔·热哈提决定翻院墙直接进医院。在沙恒别克的帮助下,她攀上医院2米多高的院墙又从院墙上跳了下来,她顾不上摔倒在地的疼痛,直奔产房。而院墙这边的沙恒别克却怎么也爬不上院墙,只好沿着院墙跑到医院大门口,等他跑到产房门口,江尔·热哈提已为他安全接生出第二个女儿,他上前拉住江尔·热哈提的手说:“没摔着你吧,2米多高的墙你一下子就翻了过去,我一个小伙子都翻不上去。”

江尔·热哈提说,我只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当时也不知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劲,一下子就翻了过去。沙恒别克给自己的双胞胎女儿取名为沙勒塔娜提、帕拉沙提,汉语意为庄严和智慧。现两个女儿都已14岁,在读初中。孩子们经常去看江尔·热哈提,江尔·热哈提也把她们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1978年到1980年,江尔·热哈提任福海县人民医院助产师两年多时间里,共接生了1000多个新生婴儿,平均每天接生2个。现任福海县人民医院医务科主任的张丽娟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当时医院条件极差,没有电灯,提着煤油灯接生,一天24小时,只要有产妇,江尔·热哈提就必须在产房,晚上两张办公桌当床就睡在产房里,在那些日子里,江尔·热哈提每天几乎要工作15个小时。现在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已有6名医护人员,专门接生的就有4人。当初江尔·热哈提一人几乎承担了全县城乡产妇的接生,她对工作极端负责任,从来没有因为个人护理过失而发生过一起医疗事故。看到一个个健康可爱的小宝宝和笑容满面的新妈妈们,江尔·热哈提再苦再累心里也像喝了蜜一样甜。

江尔·热哈提说:“我永远属于我的岗位,我的护理服务能让各族患者满意,胜过任何荣誉。”

 

(二)无私奉献得民心

在福海县,熟悉江尔·热哈提的人都称赞她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人们尊重她,敬佩她,是因为她为这片土地奉献了很多。

县长木哈提·别克深情地对记者说:“金碑银碑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江尔·热哈提正是用她对人民群众的真诚奉献赢得了各族群众的信赖和赞誉。”

 

孩子们称她“脐带妈妈”

 

198410月,江尔·热哈提实现了她多年的愿望,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她发誓要当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为党旗增辉。“身着了白衣,就要把患者纯洁的生命和宝贵的健康捧在手心,放在心尖。”江尔·热哈提把这句话奉为座右铭。她心中装着患者、产妇、婴儿,在1978年至1987年间,作为医院助产师的她接诊了多少危重病人,接生了多少新生儿,她早已记不清了,而许多当年的孕产妇和她们的孩子却都清晰地记着她,无论在医院,还是在街上,都有很多已长大成人的孩子亲切地叫她“脐带”妈妈(哈萨克族称剪断脐带的人为脐带妈妈)。

福海县公安农场退休职工白淑兰的3个子女都是江尔·热哈提步行5公里多赶到家里接生的,每次都是看到母子平安后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去。

1991年白淑兰的二女儿分娩时,江尔·热哈提已是福海县人民医院外科护士长,可白淑兰却执意要江尔·热哈提为自己的女儿接生,她相信,只要江尔·热哈提在,自己的女儿和女儿的孩子就会平安。江尔·热哈提为她女儿接生约4个多小时,一直看着母子平安才离开产房。如今,白淑兰的女儿见到江尔·热哈提就喊她“脐带妈妈”,白淑兰女儿的儿子见到江尔·热哈提又喊她“脐带奶奶”。

江尔·热哈提对患者、孕妇和蔼可亲,对工作认真负责,给白淑兰留下深刻印象。她经常对孩子们说:“江尔·热哈提阿姨是最好的人,你们长大也要做江尔·热哈提那样的好人。”二女儿张海燕立志要向她的“脐带妈妈”学习,考上了阿勒泰卫校护理专业。1987年毕业后,分配到县卫生防疫站工作,她处处以“脐带妈妈”江尔·热哈提为榜样,事事为群众着想,受到好评。

现为福海县人民医院妇产科护士的胡海红当年也是江尔·热哈提接生的孩子,胡海红的母亲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然热泪盈眶。当时,胡海红的父亲出差在外,是邻居把胡海红的母亲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妇产科,极度紧张的她见到江尔·热哈提时心想: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大夫她行吗?江尔·热哈提一边和颜悦色、轻声慢语地安慰她不要紧张,一边为她轻轻地揉着肚子。医院的同志告诉她:“不用害怕,江尔·热哈提是最好的助产师。”从此,她记住了江尔·热哈提的名字。女儿长大后,本来想当一名教师,可母亲执意要女儿报考了护理专业,教导女儿要向她们的“脐带妈妈”江尔·热哈提那样工作和生活。听话的女儿报考了护理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了县人民医院妇产科,报到那天,父亲带着女儿来到江尔·热哈提面前,江尔·热哈提亲切地搂着胡海红说:“我的女儿来了。”父亲拉着女儿的手放在江尔·热哈提手上说:“我把女儿交给你了,让她也当一名像你这样的医护人员。”

 

丈夫说她心里装得最多的是工作

 

江尔·热哈提的心里装得最多的是工作,30多年来,她无愧于患者,对患者和孕产妇来说,她是大家的亲人和主心骨;但她却有愧于亲人。对家人来说,她却是一个不称职的妻子和妈妈,她欠家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江尔·热哈提只有一个女儿,6岁那年女儿患痢疾,丈夫把孩子送到了江尔·热哈提所在的县人民医院,本打算照顾女儿方便一些,可没想到那几天孕产妇特别多,有些还是难产。一头是产妇和快要出生的孩子,一头是患病的女儿,想到产房内是两条人命啊,她强忍着眼泪毅然转身走进了产房,心中还自我安慰道:“孩子有爸爸陪着,不会有事的,产房更需要我。”一头扎进产房,她仿佛忘记了一切,不分昼夜地守护着一位位产妇,将一个个小生命安全地呵护到人间。连续几天她都没能顾上看一眼病中的女儿。当她接生完最后一个婴儿走出产房,准备去看望病中的女儿时,同事告诉她:“你的女儿病情加重,已经转院了。”当时她只觉得大脑里“轰”的一声,天旋地转。等定过神来,她飞也似地冲向女儿的病房,看着空空的病床,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女儿啊,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一星期后,女儿出院了,见到母亲像见到陌生人一样怔怔地看了很长时间,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妈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她一把搂过女儿,失声痛哭起来。她一遍又一遍地对女儿说:“妈妈怎么能不要你,妈妈是爱你的呀。”“你骗人,你骗人。”女儿大声哭喊着,扭头就跑了。

为此,丈夫几乎一个月不理她,女儿见了她也是冷冰冰的。

21,当我们在江尔·热哈提家中见到她的丈夫伙西肯·库买尔谈起此事时,憨厚朴实的他温和地对我们说:“孕产妇需要她,她心里装的最多的是工作。”身为驾驶员的他,一边工作一边承担着看孩子、操持家务的重担,有时就把孩子放在车上,别人的孩子哭的时候都是喊着要妈妈,而江尔·热哈提的女儿哭了却总是喊着要爸爸。同事们开玩笑说:“伙西肯·库买尔,你是你老婆子的老婆子了。”当我们赞许他说江尔·热哈提的成功有他的一半功劳时,这位敦实的硬汉子流下了热泪。

 

杨江说她比亲妈还要亲

 

19937月初的一天,一个血肉模糊的汉族小伙子被几个人抬到县医院门口,扔到地上就跑了。经询问才知道小伙子叫杨江,是在阿尔泰山上挖黄金的矿工,矿井塌了,被砸坏了下肢。当时小伙子身无分文,在场的医生犹豫了,收他住院不要说医疗费,就连三顿饭的费用都没着落;不收,小伙子的命肯定保不住。怎么办?看着小伙子痛苦的样子,作为医院总护士长的江尔·热哈提果断地说:“救命要紧,先收上再说。”

杨江在医院一住就是4个月,这期间,江尔·热哈提成了他的专职保姆,每天为他换药、打针、张罗三顿饭,还想尽办法为杨江增加营养帮他早日康复。为此江尔·热哈提4个月的工资几乎都花在了杨江身上。看到江尔·热哈提每天如此辛苦,同事们劝说她:“让他赶快走算了,免的以后扯不清。”也有人私下议论:“江尔·热哈提又想出风头了。”

江尔·热哈提不管别人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小伙子还年轻,必须要挽救他的生命。根据杨江的介绍,江尔·热哈提找到了他离县城70多公里的叔叔,可谁知他叔叔来医院看到杨江的样子,脸色大变,扭头就走,而且边走边说:“我不认识他,不认识他!”

江尔·热哈提又根据杨江说的地址,给他四川老家发了封信,8月份,杨江的妈妈终于来到了医院,可万万没想到,他妈妈只照顾了他一天,就不见了人影。亲人的无情给了杨江致命的打击。下班后,当江尔·热哈提给杨江买饭回来时,发现杨江已经爬到了门外。江尔·热哈提大声喊道:“杨江,你要干什么?”杨江哭着说:“江大姐,连妈妈都不要我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看着杨江无助绝望的双眼,江尔·热哈提的心揪成了一团。他对杨江说:“我就是你的亲人。”此后,她对杨江的照顾更加精心。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爱,终于唤醒了杨江重新生活下去的勇气,他情绪渐渐稳定,伤势也开始好转。10月初,杨江再也不忍心拖累好心的江大姐,坚持要出院,江尔·热哈提找有关部门为杨江筹措了1000多元钱,还为他买了一身新衣服,并托人护送杨江回四川。上车时,杨江握着江尔·热哈提的双手,大声哭喊着说:“江大姐,没有你我早就没命了,你比我亲妈还亲啊!”

回到四川后,杨江多次来信,在信中反复说:“江大姐,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今生今世都忘不了你的恩情,我要好好报答你。”

 

(三)人民利益高于天

2001年以来,福海县的孕产妇死亡率、新生儿破伤风发病率连续4年为零,成为在全自治区9地州,29个贫困县实施“降消”项目第一周期目标完成保持零的唯一一个县。为此,福海县妇幼保健站荣获2004年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卫生部、财政部联合颁发的“执行第一周期‘降消’项目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面对殊荣,县领导和妇幼保健站的同志们感慨万千,人人心里都明白,江尔·热哈提为此付出的太多太多。

 

有利于人民的事再难也要干

 

1999年,组织上决定江尔·热哈提任县妇幼保健站站长,此时,江尔·热哈提已在县人民医院任副院长两年,几位要好的同事劝她说:“妇幼保健站是个烂摊子,基础设施落后,人员素质跟不上,还是留在医院当副院长,别去了。”但江尔·热哈提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要时刻听从党的召唤,妇幼保健站眼下虽是个烂摊子,但人可以改变它,况且妇幼保健服务能力得到提高,可以为新世纪全县妇幼卫生工作向更高层次发展乃至推动全县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打下良好基础。

江尔·热哈提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总是不断地给自己提出新的要求,新的标准,永远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

到县妇幼保健站上任后,她得知国务院妇儿工委、卫生部和财政部联合开展的“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消除新生儿破伤风”项目第一周期(200120032001年在伊犁、喀什、克孜勒苏、阿克苏等9个地州的29个贫困县实施,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好项目,是使福海县贫困农牧民特别是妇女儿童受益的项目。为了尽快改善保健站基础设施落后的面貌,她决心争取到“降消”项目。于是,她常常背着自己烤的馕,坐上最便宜的硬座大班车,往返于乌鲁木齐有关部门争取项目资金。一次,她乘夜班车到乌鲁木齐,早晨7时下车就直奔有关部门,和很多地方的同志一起站在院子里等要找的领导,一等就是一上午。天上下起了大雨,其他人都躲进了自己带的车里,惟有江尔·热哈提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车棚下。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她又冷又饿,此时那个部门的领导外出办事回来了,见到江尔·热哈提在雨地里站着,很受感动,连忙请江尔·热哈提进办公室谈。当他问清情况后,立即按照规定批了28万元的设备项目资金。资金拿到后,江尔·热哈提先后为各乡配备了产床、制氧机、胎心监护仪等设备,福海县广大孕产妇就近就医的难题终于得到解决。

截止到2004年底,江尔·热哈提共争取到项目资金40多万元,大大改变了县妇幼保健站和各乡镇医院的医疗设备。

2001年至2003年,福海县正式实施国务院妇儿工委、卫生部和财政部联合开展的“降消”项目。

 

宁可亏自己也要保证群众安危

 

福海县辖五乡一镇、64个行政村、6个居民委员会,以哈萨克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51%,全县育龄妇女12320人,07岁婴幼儿童4037人,长期以来,由于县域经济欠发达,加上农牧区偏远,人口居住分散,农牧民文化素质偏低,医疗条件以及农牧民接受医疗意识一直都处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上。

为了保证“降消”项目的顺利实施,51岁的江尔·热哈提带队深入到各乡镇和离县城200多公里的夏牧场,逐户摸底排查孕产妇、婴幼儿情况,苦口婆心的向孕产妇及其亲属宣传妇幼保健知识。农牧民常常看到,江尔·热哈提带领着妇幼保健站的同志们夏日顶着强烈的紫外线,手里拿着打狗棍,走东家串西家,寒冬深一脚浅一脚踩着厚厚的积雪,挨家挨户走访“降消”对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各乡镇有多少育龄妇女,多少孕产妇,多少高危孕产妇,她心里都有一本账。

一次,江尔·热哈提去乌鲁木齐跑项目,回到家都晚上11时多了,一进门,就接到喀拉玛盖乡卫生院的电话,一位孕妇不愿意上医院生产,怎么做工作都不行,乡妇幼专干立即想到了江尔·热哈提。江尔·热哈提坐了12个小时的车,下车后来不及喝水吃饭,又连夜赶往喀拉玛盖乡。在江尔·热哈提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那位产妇终于同意上医院,于是她又把这位产妇接到了医院。

像这样的事经常发生。齐干吉迭乡有一个贫困户家里条件差,这家的孕妇怎么也不愿上医院生产,乡妇幼专干只好向江尔·热哈提求援。江尔·热哈提来到产妇家中,足足做了4个多小时的工作,这位产妇终于来到医院生产。久而久之,各乡镇妇幼专干都学到了这一招:碰到急难问题找江尔·热哈提,就能得到解决。

200411月,26岁的阿吾力生第二胎时大出血,血色素还有3克,妇幼专干木妮拉一时慌了神,情急之中,慌忙给江尔·热哈提打电话。不巧的是,江尔·热哈提出差在阿勒泰市,她在电话上告诉木妮拉不要慌,赶快找车把人送到县医院,并一再叮咛一定要快。齐乡卫生院离县医院38公里,当木妮拉把这位孕妇送到妇产科时,她惊奇的发现,江尔·热哈提已等在那里。原来,江尔·热哈提接到木妮拉的电话后,就立即放下手中没办完的事,火速从阿勒泰市往福海县赶。孕妇和婴儿均脱离了危险,现场抢救的医生都说:“多亏送来的及时,要再耽误一小时,后果就不堪设想。”脱险后的那位孕妇流着感激的眼泪说:“如果没有江站长,我就没命了,真不知怎么感谢才好。”

2000年前,福海县孕产妇在医院生产的只有60%,经江尔·热哈提和县妇幼保健站医护人员大力宣传和大量细致的思想工作,2004年这一比例已达到97%,为“降消”项目的顺利实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百姓生命安全是最大的事

 

经过大量艰苦的工作,福海县三级保健网建立起来了,各项规章制度健全完善,县妇幼保健站还专门制作了一本“降消”项目各项规章制度汇编,为项目科学规范化的实施提供了有力保障。在项目具体操作过程中,严格实行了包乡责任制,与各乡村都签订了实施“降消”项目合同。由于项目资金的落实到位,县保健站产房规范化建设、器材配备以及对贫困孕产妇实行限额收费和救助上取得良好成效。江尔·热哈提每个月都到各乡卫生院去检查两次,到育龄妇女家去询问卫生专干是否来过,“降消”项目的内容是否知道,对于那些高危孕产妇她更是要亲自看过。一般产妇怀孕期间,检查35次,但江尔·热哈提要求各卫生专干为孕妇检查810次,如碰到高危孕妇,江尔·热哈提要求达到20多次,而且她坚持每季度都要对卫生专干考核一次,合格者发给“接生合格证”。

阔乡萨尔喀木斯村村民蔡华琳怀孕6个月,乡卫生院妇幼专干定期为她做检查,讲授保健知识,在她怀孕5个月时江尔·热哈提来到她家里为她检查一次,6个月时又上她家为她检查一次,蔡华琳感激地说:“江站长态度那么好,问这问那,检查时认真仔细,像妈妈一样关心着我,我怀的孩子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她可真是一位好站长啊!”

各乡镇妇幼专干不论汉族或哈萨克族说起江尔·热哈提都众口一词:“她平时对我们就像是妈妈和姐姐一样和蔼可亲,可说起工作来就变得特别严厉,如果她检查‘降消’对象时,我们没有定期检查,她会严厉批评我们的。”

是的,她必须一丝不苟的抓好“降消”项目的各项落实工作,因为争取来的第一周期“降消”项目达到预定目标后,才能延续第二周期项目,才能使福海县的各族群众受益啊!她必须硬起心肠,要求各乡妇幼专干按目标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

经过县乡村三级保健网的共同努力,福海县圆满完成了第一周期项目规定的各项目标任务。2003年与2000年相比,福海县孕产妇死亡率从十万分之四降为零,婴幼儿死亡率由千分之八点四下降到千分之三点四,新生儿破伤风发病率为零,取得了显著成绩,在全疆实施“降消”项目的29个县中,孕产妇住院分娩率达9784%,孕产妇产前检查覆盖率达9627%,高危产妇住院分娩率达100%,新法接生率达100%。项目第一周期期间,福海县共培训妇幼专干、妇幼保健专业人员、急救中心妇儿专业人员、妇联骨干等约850余人次,健全完善了“绿色通道”服务,进一步增强了母子安全而降低了死亡率,被评为全国执行“降消”项目先进集体。随着项目的延续,目前福海县已顺利进入第二周期“降消”项目(20042005)。这一项目的实施,使福海县妇幼卫生事业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妇幼保健服务能力得到很大提高。

县妇幼保健站越办越好,可江尔·热哈提唯一的女儿加争·伙西肯今年已23岁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她一直没找到正式工作,同事们劝江尔·热哈提说:“给领导说一说,赶快给女儿安排个工作。”可她只是笑笑。一次地委和县委领导来妇幼保健站检查工作,临走时,问江尔·热哈提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江尔·热哈提想了想说:“还是给县人民医院盖一栋门诊楼吧。”领导非常惊讶,说:“你离开人民医院已经4年了吧,还想着人民医院?”江尔·热哈提认真的说:“福海县急救中心在人民医院,它可是关系到全县老百姓的生命健康的大事啊!保健站的事就往后排吧。”女儿的事她竟一字未提,同事们都替她着急,领导们感叹地说:“你呀你,你总是为他人着想。”不久,县人民医院新门诊楼落成了,而她的女儿至今还在外打工。

江尔·热哈提先后获得“自治区护理工作先进个人”、“全国从事护理工作30年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2日,她从自治区做完先进事迹报告返回福海县后,看到大街上挂的“向优秀共产党员江尔·热哈提学习”的横幅,这位从医33年、历经艰辛不屈不挠的女共产党员流下了滚滚热泪,她见到县委领导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只是做了一点我应该做的事情,但党和政府给了我很多荣誉。我的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党的培养,离不开各族人民的支持。”面对荣誉,她平静地说:“我是共产党员,党员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要时时处处起带头作用,要始终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

这就是江尔·热哈提,一个普通的哈萨克族女共产党员。

 

 

 
 

 

 
 
[责任编辑:鲁云龙]
主管单位:中共吐鲁番地区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吐鲁番地区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电话:0995-8520062  邮箱:tlfdj@163.com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