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传递中升华  

 2016-03-15      



 

  

 

  

 

  

 

  1991年的一天,托克逊的天空与往常一样纯净。哈力克·买买提正在收拾羊肉摊,一对汉族父子站在了他家门口。父亲30多岁的样子,黑瘦黑瘦的;孩子有2岁左右,小小的身体顶了一个大大的脑袋。大人先开口问:“大哥,有空房子租吗?”哈力克·买买提回答:“有。”“今天能不能住?”“可以住。”这一天,父子两人便住了下来。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住让两家结下了一生的情缘。

  这位父亲是安徽全椒县人,名叫陶金来,儿子叫陶辉。陶家父子住下没多久的一天,哈力克·买买提在家里垒炉子,忙活了半天,炉子才大概有个样子。在一旁看了一阵后,陶金来对哈力克·买买提说:“这样垒不行,炉火不利,我来给你垒吧。”陶金来三下五除二地把炉子拆了,又把新垒垒好。“他垒的炉子特别好用,一会儿火就烧得旺旺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不错,可以交朋友。”

  时间长了,常有街坊邻居专程到哈力克·买买提面前说陶金来这个人不错,不仅活干得好,还经常帮助别人。哈力克·买买提听在耳朵里,满意在心里,放心地让父子俩住了下来,并且以每月一袋面粉的价格收取房租。后来,哈力克·买买提得知,陶辉的妈妈早在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就病逝了。陶金来独自一人带着孩子靠蹬三轮车为生。在外面干活时,陶金来总把孩子托哈力克·买买提的妻子照顾。为了能经常留在孩子身边,陶金来还特意去学了吊顶棚、刷涂料等装修手艺,希望能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挣钱。小陶辉也总被寄放在哈力克·买买提家,和他家的三个孩子一起玩。

  很快,小陶辉到了上学年龄。可陶金来的户口不在新疆,入学成了难题。得知这一消息,哈力克·买买提立刻东奔西走四处联系,终于让小陶辉进入托克逊县地质十一子校读书。陶辉聪明好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让陶金来和哈力克·买买提夫妇都感到欣慰。在家的时候,小陶辉会给弟弟妹妹辅导汉语和数学,自己也在和哈力克一家的接触中学会了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

  “骨头是我的,肉是你的”

  陶辉上高中时,陶金来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手脚浮肿,体力大不如从前。他只得找了份看工地的工作,可收入不多,房租也渐渐交不上了。这时的陶辉已经长成了15岁的大小伙子,父亲的生活起居都由他来照顾。

  看到陶金来身体不好,哈力克·买买提夫妻俩从没催过房租,反而常常会做好了饭,端一碗过去给他。

  2004年10月,陶金来病情加重,开始卧床不起。哈力克·买买提一次去探望时,陶金来对他说:“我的病越来越重了,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能帮着照顾我的孩子吗?”哈力克·买买提没有一丝犹豫:“能!”“那以后这个孩子的骨头是我的,肉是你的,你要咋管就咋管。”陶金来就这样将儿子托付给了这个善良的维吾尔族汉子。

  2004年11月13日,陶金来走了。

  父亲过世后,陶辉的班主任老师郭银环为他向学校申请减免了学费和住宿费。政治老师白秀珍发动爱人单位为陶辉捐款,一位匿名叔叔表示愿意资助。此后,这个叔叔每学期都交给白秀珍老师2000元,支付陶辉所需的费用。

  有了众人的帮助,陶辉的经济负担小多了。但周末的日子还是很难熬。住校的同学纷纷回家了,陶辉却没地方可去。有时,陶辉也会到哈力克·买买提家坐坐。细心的再乃提汗·艾买提发现了孩子的变化,“他不爱说话了,很沉默。”再乃提汗·艾买提很担心,生怕影响了孩子的性格,心里渐渐有了收养陶辉的想法。

  “孩子,跟我回家”

  2005年1月,寒假来临。 哈力克·买买提一家人为陶辉开了家庭会议。82岁的老父亲对哈力克·买买提说:“去把孩子接回来吧,让他有个家。”这和哈力克·买买提夫妇俩的想法不谋而合。

  第二天,陶辉正坐在宿舍床上发呆,窗外传来了摩托车声。陶辉走出宿舍,顶着寒风站在院里的哈力克·买买提对他说:“孩子,跟我回家。”只一句话,陶辉的眼眶红了。简单收拾一下后,陶辉坐着哈力克·买买提的三轮摩托车回家了。从此,这个家里就多了一个成员。

  再乃提汗·艾买提已经做好了抓饭,见到陶辉进门,赶紧让孩子们招呼兄弟坐到炕上暖和。四个孩子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景象让哈力克夫妻满足极了。再乃提汗·艾买提还给陶辉起了个维吾尔族名字“托合塔洪”,汉语意思为“留下”。

  从此,哈力克·买买提总向人这样介绍陶辉,“这是我的孩子。”哥哥牙森也对陶辉说:“出门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弟弟常带陶辉到同学家里玩,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一张炕上睡觉。

  “我是陶辉的亲人”

  哈力克·买买提以卖羊肉为生。虽说家里还有15亩杏园,但养活四个孩子还是有困难。大儿子因为经济紧张放弃了上大学,哈力克·买买提为此心里一直愧疚。

  2006年6月7日,到了陶辉高考的日子,再乃提汗·艾买提一早就对丈夫说:“今天高考了,别人的家长肯定都会去看孩子的,你也别摆摊了,去陪陪陶辉,不要让他感到孤单。”哈力克·买买提觉得很有道理,赶紧收拾一下,去了学校。时间刚好是第一场考试结束时,学校门口满是焦急的家长。哈力克·买买提找到一位老师询问陶辉在哪儿。老师问他:“你是陶辉的什么人?”哈力克·买买提说:“我是陶辉的亲人。”见到哈力克·买买提,陶辉立刻露出了和别的孩子一样的灿烂笑容。那个夏天,陶辉以521分的成绩被录取为新疆大学机械工程系国防生。

  2012年冬天,陶辉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再乃提汗·艾买提非常思念,想着想着就掉眼泪。她对哈力克·买买提提出要去探望陶辉。谁知,哈力克·买买提说:“大冬天的那么冷,你去不了。”再乃提汗·艾买提却执意要去,问好石河子的路线,一个人便上路了。几经转车,一路打听,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她终于来到了陶辉所在的部队。

  见到陶辉的那一刻,再乃提汗·艾买提扑上前去抓住他的胳膊:“儿子,妈妈来看你了。”

  冰天雪地中母子相拥,陶辉大声喊道:“阿帕(妈妈)!”

  再乃提汗·艾买提愣住了,这是陶辉第一次叫她妈妈!愣了几秒,再乃提汗·艾买提再次拥住了陶辉。从此,陶辉对哈力克·买买提夫妇的称呼从“叔叔阿姨”改成了“爸爸妈妈 ”。

  永远不忘父母恩情 倾尽全力回报社会

  大学毕业后,陶辉被分配到新疆军区某步兵团服役。从孤儿成长为军官,陶辉始终对哈力克·买买提一家心怀感恩。2010年,陶辉把第一个月的全月工资4000多元寄给了哈力克·买买提。对于这对给予他第二个家的夫妻,陶辉觉得怎样报答都不为过。

  参加工作后,每逢春节、古尔邦节、父亲节、母亲节等,只要是节日,陶辉一定会给家人送上礼物表示祝福。第一次探家时,陶辉专程到昌吉,看望在那里上学的妹妹巴哈尔古丽,并悄悄将生活费放在给她买的零食袋里。2012年7月8日,哈力克·买买提大儿子牙森·哈力克结婚,由于陶辉在野外驻训,不能参加哥哥的婚礼,便通过同学购买了数码相机,并寄去3000元钱。同时,陶辉还给家里买了微波炉,想让再乃提汗·艾买提做饭时省点力。那一年,按照维吾尔族习俗,再乃提汗·艾买提为三个儿子每人订做了一样的花帽。

  由于自己的成长凝结着太多人的关爱,陶辉感同身受,将大爱传递给了更多的人。新疆军区某步兵团政治教导员李玉柱说,他对身边的士兵充满了手足之情;对需要帮助的孩子无私帮扶。加上语言上的优势,陶辉更是部队中宣传政策、传授技术的一把好手。新疆军区某步兵团政委李显清说:“陶辉的事迹感动着身边的每一名官兵,他以实际行动激励着战友精武强文、苦练本领,以实际行动践行中国梦、强军梦。”

 

[责任编辑:张伟]

主管单位:中共吐鲁番市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吐鲁番市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电话:0995-8520062  邮箱:tlfdj@163.com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