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支边老军人的爱党爱国情怀  

 2017-09-25      


在托克逊县博斯坦乡伯日布拉克村这个拥有着4000多人口的村庄里,生活着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退伍老军人,923日,伯日布拉克村驻村工作队怀着崇敬与敬仰的心情专程拜访了这位退伍老军人--72岁的魏武利老人。


魏武利,男,汉族,194512月出生在山东省上河县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19656月,时年20岁的热血青年魏武利怀着报国的满腔热情志愿加入到“援越抗美”支援部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谈起那段深埋在岁月长河的往事,老人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难掩激动的心情,他用略微黯哑的嗓音说道:“65年我一参军就随着部队南下到云南边境待命,随时准备开拔上越南战场。我所在的部队属于后勤保障部队,可是那时候一腔热血就是想冲上前线与敌人作战,写了请战血书,背包打好了,遗书也写下了,最后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如愿走上战场。”此时的魏武利老人脸上露出了不知是羞涩还是遗憾的笑容。“68年,战事缓解了,我也复原回到了山东老家,被安排在县里棉纺厂上班,也就上了有1年班吧,到了年底我又参军入伍了。”老人眯着眼回忆着。“您怎么会选择再次参军入伍呢?”驻村队员不解的问道。“政府找到我这个退伍老兵了,咱不能忘恩呢!”老人感慨的说道。就这样,68年年底,老人于新婚的次日第二次参军入伍,被分配到赫赫有名的新疆马兰军事基地8023部队,成为工兵连一名普通的战士。工兵连每天要和铁锹、篙头打交道,经常要到基地的第一线挖巷道修工事,是很辛苦的兵种。“可那时候不觉得辛苦啊,就感觉到自豪,咱可是在原子弹实验的第一线!”老人如今说起来还是一脸激动。在马兰基地当兵五年,魏武利只回过一次老家,妻子王洪荣来基地探过一次亲,还是因为魏武利执行任务时受伤,部队特批家属探视,那一次探视,妻子也仅仅只待了一个月,在丈夫魏武利出院后的第二天就踏上了回山东老家的路。就这样,五年间老人的两个女儿相继在千里之遥的老家出生、长大,对父亲的概念就是照片里那穿着一身军装的陌生人。1974年,魏武利从服役了整整5年的马兰军事基地退役了,5年的服役带给魏武利老人的除了军人无上的荣耀与自豪,还有过量的核辐射带给老人甚至子女一生的病痛。“我的几个女儿生下来都患有先天性的疾病。我自己得过大大小小的疾病数不胜数,最严重时我卧病三年下不来床,老伴伺候我,党和政府此时没有遗忘我,治疗时为我减免了绝大部分的医疗费用,所以现在我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魏武利老人知足的说道。1974年退役后回到老家的魏武利,再次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人生抉择,他放弃了为退役军人安置的水泥厂工作,听从党和政府的支援边疆建设的号召,再次告别家乡父老,志愿来到新疆做了支边青年,做了一名普通的水泥厂工人,为边疆建设默默的奉献着。1978年,几经辗转,魏武利老人一家正式落户到托克逊县博斯坦乡伯日布拉克村,成为一名地道的农民。这一次,老人彻底扎根在伯日布拉克村这个小村庄,一待就是40年。“大爷,您这辈子对自己的选择难道不后悔吗?”当驻村队员问起老人2次参军落得一身病痛,最后又背井离乡的支援边疆建设大半辈子到底后不后悔时,老人坚毅爽快的回答到:“当然不后悔!这辈子党和政府对我这个普通的退伍老军人这么照顾,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老人指着自家的房子说道:“你看看我这100㎡的大房子,今年政府免费给盖的。我每个月还能领600块钱的‘四老’补贴,村里给我们老两口都办了低保,两个人加起来九百多块钱,加上我俩的养老保险,一个月算下来有将近2000块钱收入呢。”老人掰着手指头给工作队算了一笔养老账。“我现在生活有保障,每月有余钱,看病花钱给报销90%,政府还给我这样的退伍老军人安排健康疗养,这样的日子都是谁给的?都是共产党和国家给的,做人要知足,更不能忘本呢!”老人再次感慨的说道。


望着身边这位两次参军入伍,留下一身病痛,最终又将大半辈子宝贵年华奉献给边疆建设却始终怀报感恩之心的退伍老军人,一股深切的敬意由衷的从驻村队员们的心底升起,为老人,为无数个如老人那般默默无闻的奉献者,是他们用热血与年华铸就今日共和国的辉煌,铺就今日人们幸福生活的大道,他们不该被忘记,也永远不会被忘记!

 

[责任编辑:艾克拜尔]

主管单位:中共吐鲁番市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吐鲁番市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电话:0995-8520062  邮箱:tlfdj@163.com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