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索夫秘密拜会董必武  

 2017-01-10   昆仑网   


 

 

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是新疆三区革命重要领导人之一,早年在迪化(今乌鲁木齐)省立一中和新疆学院附属高中部学习期间,受到俞秀松、林基路等中共党人的培养和教育,坚信马列主义,一直努力追寻着中国共产党人的足迹。正如邓力群所言:“阿巴索夫烈士不仅仅是维吾尔族人中间,而且是新疆各族人民中进步分子的优秀代表,是最好的一位,是受我们党教育和培养起来的。”三区革命爆发后,他和阿合买提江·哈斯木等进步分子同以艾力汗·吐烈为首的民族分裂势力进行了坚决斗争。

1946年7月1日,新疆省联合政府成立,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出任省联合政府委员兼副秘书长。他到达迪化后,利用一切途径寻找中国共产党,很快与迪化地下进步青年组织“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取得联系,并商谈了三区与七区(即国民党统治区)统一革命行动的问题。1946年11月,国民党政府决定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作为新疆18位代表之一应邀参加,他十分高兴,深感这是一次寻找党组织的绝好机会。在赴南京之前,他和“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负责人交换了意见,认为可以利用去南京参加“国大”的机会,争取面见中国共产党驻南京代表。并商量了如何在国民党特务的严密监视下,与南京的党代表取得联系等问题。经反复研究,决定由李泰玉给南京一名熟悉的地下工作者写信,请求帮助。另外,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还受“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委托,带去一封致中共中央的信。

1946年11月初,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等从乌鲁木齐乘飞机经上海到达南京。在南京开会期间,国民党当局对新疆代表给予了特别的“关照”,蒋介石为表现友好与亲近,特意安排蒋经国亲自接待新疆代表团。当然,新疆代表的住所和行踪,也都在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监视之中。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时刻都在想着南京之行的使命,一直耐心地等待着那位联系人的回音。12月2日晚8时左右,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走出他下榻的宾馆,一辆小车在他身边停下,司机打开车门,礼貌地请他上车,未及寒暄便开动小车,穿过大街,拐进一条小胡同,停在一个行人稀少的地方。一位身着工人服装的大个子上了车,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大个子亲切地与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握手,并自我介绍说:“我姓张,是一个铁匠,人们都叫我张师傅。组织上知道你到了南京,今天派我来和你见面。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会转告南京办事处。”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提出了想面见中共中央驻南京代表的请求。张师傅回应说:“我转告你的要求,必要时这位司机同志会去找你的。他姓段,叫段廷英,你就叫他小段好啦。”汽车驶过中山陵,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兜了一个大圈子,又返回中山陵,径直向城里飞驰而去。快进城门时,张师傅下了车,然后小车将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送回宾馆。

12月4日,司机小段找到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说:“今晚你如有时间,我送你去一个地方。”不巧这天晚上因会务脱不开身,于是他让小段第二天傍晚再来。12月5日晚九时左右,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借口去看望一位亲戚离开了宾馆。小段的车早已在门外等候了。小车开进一个胡同,停在一个饭馆门前,小段指了指饭馆低声说:“请进去,张师傅在等您。”他走进饭馆,见张师傅若无其事地坐在一张桌旁,见他进来,便起身向饭馆侧门走去。他便尾随张师傅走出饭馆,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一辆停在门前的吉普车,车穿过几条小巷,停在一座院落门前。这便是闻名全国的中共驻南京办事处所在地——梅园新村。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刚一下车,就见有一人站在庭院中央,此人年纪不大,个子不高,但看起来很干练。见到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此人便迎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自我介绍说:“我叫童小鹏,请进屋。”说完,把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引进屋里。

这是一个里外屋,里屋是办公室兼卧室,外屋是会客室。外屋站着一名个头细高,留着稀疏长胡须,天庭饱满,两眼炯炯有神的人。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一进屋,那人便满面笑容,快步迎向他并热情地握手,说:“欢迎,欢迎!”童小鹏向他介绍说:“这位是董必武同志,是中央委员会驻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得知自己见到的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董必武时,激动万分,立即回应道:“能见到您,我感到非常高兴。”并说,“为了和中国共产党取得联系,我们进行了多年的努力,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董必武指了指沙发,请他入座。董必武非常关心新疆的情况,提出了不少问题,他都一一作了回答。董必武听后非常满意,不停地点头。紧接着,他向董必武表达了对中共及其领袖毛泽东、朱德的敬意,追述了林基路等中共党人对自己的教诲,汇报了新疆的斗争形势,并转交了“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致中共中央的信,提出了希望中共派人来新疆领导各项工作,并吸收他和其他10名进步分子入党等要求。

董必武听完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的汇报,考虑了一下后说:“你谈的情况很重要,对我们了解新疆的现状很有帮助。你最后提出的三条要求都是重大问题,我个人无权答复,需要向中央报告,得到中央的指示后,再正式答复你。”这天的谈话,前后持续了2个多小时。童小鹏一边兼顾其他事情,一边断断续续地参加了谈话。谈完话,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起身告别。董必武一直把他送出大门。后来,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在谈到这次拜会董必武的感觉时说:“董必武同志这样伟大的人物,是那样的平易近人,那样的和蔼,甚至我一和他握手就产生了强烈的信任感。”

12月11日晚10时左右,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得到董必武要见他的消息。他急忙再次秘密来到梅园新村。董必武向他传达了中央的指示,说:“你介绍的新疆情况和提出的要求,我向中央报告了。中央很重视你的到来,对你提出的要求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并要我将研究结果转告你,这也是中央对你的答复。”具体的意见是:一是在组织名称上,考虑到新疆情况的复杂,群众觉悟程度和接受能力,不宜过早地打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旗帜和口号。能合并的组织,经过协商合并起来,这样有利于形成力量,更好地斗争。二是要求中央派代表去新疆,可以考虑,去后其任务只是起个联络员和观察员的作用,这个问题以后再定。至于派工作人员去新疆帮助你们工作的问题,目前尚有困难,等以后根据新疆的政治情况和交通情况再说。三是关于11位进步组织的同志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问题,表示欢迎,具体手续等联络代表去新疆后再请示中央定。董必武接着说:“至于你提出要一位报务员和电台的问题,中央完全同意,要我和你商量,看你这次能不能有办法把人和电台带去。如能带去,我就把人和电台交给你。”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听完,非常激动,表示可以带回新疆。

1947年1月8日,新疆代表团代表赴外地参观返回南京后,当天晚上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和董必武进行了第三次会面。他向董必武汇报了在外地参观的感受,并研究了如何把彭国安同志和电台带到新疆去的问题。最后,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起身向董必武告别。董必武紧紧握住他的手,深情地说:“祝你一路平安。回到新疆后向人民革命党和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领导转达我的问候。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新中国的首都再相会。”一股暖流流遍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的全身,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哽咽地说了一句:“一定……”再也说不下去了。董必武一直把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送到大门口,彼此再次握手告别。

 

火焰山党建网微信二维码

 

 

[责任编辑:陶轩昂]

主管单位:中共吐鲁番市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吐鲁番市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电话:0995-8520062  邮箱:tlfdj@163.com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