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遥远的祝福  

 2015-05-12   来源:鄯善县七克台镇   



    5月10日上午,一个来自辽宁铁岭的电话打进了七克台镇七克台村5组村民朱作珍的家中,朱作珍拿起电话,银铃般的声音立刻在耳边响起:“奶奶,你好吗?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什么日子?不知道啊!”“今天是母亲节!是天下所有母亲的节日。我祝奶奶节日快乐!”“欧!母亲节!还有母亲节!谢谢孙女的问候!”放下电话,朱作珍老人顿时涌出激动的泪花。
    十八年前,朱作珍老人捡到了一个弃婴;十八年来,这位母亲把无私的爱倾注给了这个弃婴,如今这个弃婴考上了职业高中,开始回报这位慈祥的母亲。母亲节这一天,七克台村“访惠聚”工作组和村委会慰问了这位伟大慈祥的母亲朱作珍。

故事要回放到一九九七年三月八日清晨,准备下地干活的朱作珍,发现在312国道旁明显地放着一个小纸箱,几个维吾尔族村民围着指指点点,就是不敢靠前查看,朱作珍上前打开一看,惊了一跳,里面竟然是一个刚生不久,全身未裹任何衣物的女婴,只见她双唇紧闭,嘴唇青紫,脐带还未剪断,都快冻僵了,但尚有一丝气息。见此情景,朱作珍连忙抱起孩子,用毛衣下摆揽入怀中,抱回家中,在室温和棉被的温暖下,终于唤回了这个弱小的生命。
    此时的朱作珍已育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老大老二已婚另过,两个小的还在上学,老伴张宗智瘫痪在床,家中困难显而易见,可看着瑟瑟发抖中的女婴,老两口毫不犹豫地决定把她抚养成人,当下取名“巧凤”。由于家中只有朱作珍一个劳力,白天她要下地干活,照顾巧凤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瘫痪在床的老伴身上。张宗智回忆说:“虽然我不能站立,四条“腿”走路,但四个孩子都带大了,照顾孩子还是有经验的,巧凤的吃喝拉撒我得心应手,同时也给我带来希望,带来无尽的欢乐。”
    春去冬来,巧凤一天天长大。半岁时,朱作珍才想起巧凤还没有户口,已记不清求过多少人?跑过多少路?找过多少证人?看过多少冷眼?听过多少讥讽?朱作珍抱着巧凤跑了整整三个月才给巧凤上了户口。也许是懂事的巧凤急着报答“母亲”,才十个月居然能蹒跚走路了,而瘫痪在床老伴张宗智也奇迹般地下床行走了。周围的村民们说:“人在做,天在看,是他们的行动感动了胡大,胡大显灵了!”
    巧凤三岁了,上幼儿园了,巧凤七岁了,上小学了,乖巧的巧凤一天比一天可爱,一天比一天漂亮。谈起巧凤,两位老人眉开眼笑,幸福快乐的神情难以言表。可是,巧凤上学以后,总是有一些人嚼舌头,一会儿说巧凤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一会儿又说巧凤就是弃婴。每次这样的话,刺痛着巧凤幼小的心灵,她哭着跑回家,问爷爷问奶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这样说我?爷爷奶奶抱着懂事的巧凤无言以对,只能安慰巧凤,不要听他们胡说,你有爸爸妈妈,你有爷爷奶奶,你是我们的掌上明珠,难道我们不心疼你吗?
    哪一年,巧凤十二岁了,一天放学回家,发现地上有几个凉皮子的打包袋,自己却没有吃上凉皮子,于是不容奶奶解释就质问道,“你们都吃了,为啥没有我的?我就不是你们亲生的?”巧凤的话深深地刺伤了奶奶的心,奶奶二话没说,骑着自行车带上巧凤就去了巴扎,买了一大碗凉皮子端给了巧凤。回来后,奶奶给巧凤解释说:“不是奶奶把你忘了,是因为我们吃的时候,你还在上课,三个小时以后才能下课,我怕凉皮子坏了吃坏你的肚子,你已经十二岁了,长大了,你也应该知道你的身世了。”于是,奶奶把捡到弃婴的实情告诉了巧凤,巧凤听罢,目瞪口呆,扑到奶奶怀中失声痛哭。
    如今,巧凤已长大成人,懂事乖巧的巧凤非常爱她的爷爷奶奶,而张宗智和朱作珍两位老人也为有巧凤而深感自豪,收到巧凤母亲节的祝福更使两位老人欣慰满足。

 

[责任编辑:李宁宁]

主管单位:中共吐鲁番地区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吐鲁番地区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电话:0995-8520062  邮箱:tlfdj@163.com
新ICP备05003780号